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产业新闻
奥其斯:喊话打造全球最大LED 照明“工厂超市”实控人却已陷入行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2-31 12:41 浏览量:

  (原标题:奥其斯:喊话打造全球最大LED 照明“工厂超市”,实控人却已陷入行贿风波)

  日前,一则奥其斯(836614)实控人罗嗣国涉嫌行贿犯罪的公告,让这家昔日的新三板明星企业拉回到公众视野中。

  说起奥其斯,就不得不提当年罗嗣国曾喊话要将其打造成全球最大的LED 照明的“工厂超市”。与此同时,公司的亮眼表现吸引了多方资本簇拥和地方政府加持,在资本市场,公司总市值曾一度逼近100亿元,红极一时。

  而如今,奥其斯实控人深陷囹圄,公司亦是债务缠身。事实上,翻看奥其斯披露的公告也能看出当中端倪,公司沦落至如今境地或早有苗头。

  资本市场的“百亿”宠儿 ,疯狂开挂“吸金”十多亿

  在资本市场,奥其斯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引得多方资本簇拥,让我们来看看它这一路开挂的募资之路。

  在挂牌新三板之前,奥其斯就已经完成四轮融资,通过定增和老股转让,罗嗣国从外部获得资金累计约3.5亿元,包括来自北京、天津、上海、福州、包头、成都、宁波等地的机构投资者争相买入公司原始股。

  2016年4月,奥其斯初登三板市场便吸引了15家做市商驻足,共计买入奥其斯2310万股。其中,主办券商新时代证券认购1250万股,共计5000万元,持股比例3.9%。

  挂牌后仅两个月,奥其斯便发布公告称,公司未来3年内将获得总额87亿元的订单。同时,公司还与上海三星半导体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依托未来的业绩保障,奥其斯成了资本市场的“香饽饽”,更引得金融机构、地方政府和国有资本纷纷递上橄榄枝。

  2017年4月,由珠海金控旗下华金证券和高安市地方投资平台高安市城投公司出资成立的高安市奥其斯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向奥其斯借出6亿元,此后通过债转股成为奥其斯第二大股东,获得1亿股股权,占总股本23.78%。

  另外,罗嗣国选择高安市作为创业基地,获得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一份地方政府的工作报告显示,“要重点支持奥其斯主板上市,培育3户以上‘税收过亿’企业,打造‘百亿光电产业’。”

  当然,自带吸金能力的奥其斯,也拿了政府不少财政支持。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至今,奥其斯累计获得资金补助高达8419万元。此外,公司所在工业园区还以科技创新奖励的名义给予资金补助。

  据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来自当地多个不同信源的消息显示,2018年6、7月间,高安市通过企业发展基金以借款方式资助奥其斯,以助其渡过危机。奥其斯中报也显示,预计下半年从关联方处,以“财务资助”形式获得2亿元融资。

  满纸荒唐言,钱又去哪了?

  奥其斯从成立至今,有源源不断的资金输血,还有87亿的订单加持,为何如今现状却大相径庭?

  犀牛君发现,奥其斯业绩波动较为明显,曾经辉煌的业绩也仅是昙花一现。2015年,公司业绩实现大幅增长并扭亏为盈;2016年,公司业绩达到顶峰,营收逼近10亿元。此后,业绩逐年滑坡,到2018年上半年再次出现亏损。

  然而,根据财务数据,在2013年至2018年1-6月期间,奥其斯历年实现的净利润合计1.04亿元。在此期间,公司相应获得政府补助8419万元,也就是说,公司5年半靠自身经营获得的账面盈利仅有1952.73万元。其中,2018年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在获得1191万元政府补助的情况下,公司仍亏损约2823万元。

  除了政府补贴之外,奥其斯的87亿重磅大单哪去了?

  此前,奥其斯曾于2016年6月13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获得上海高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元投资”)2016年度至2019年度三年总计86.95亿元订单。然而,犀牛君发现该订单非但没有提升公司业绩,当中的财务关系更是疑点重重。

  翻查奥其斯的年度报告发现,高元投资仅出现在公司2016年度第一欠款方,涉及应收款金额为9267万元,此后,第一欠款方均为上海高元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元照明”)。截至2018年6月底,高元照明欠下奥其斯货款总价高达9267.16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高元投资与高元照明股东结构一致,法定代表人均为王必成。由此看来,当初的87亿元巨额订单也不过是一纸空文。

  除此之外,奥其斯还存在客户、股东身份交织的情况。据第一财经报道,在上述巨额订单披露之前,一名与高元投资股东黄耀华同名的自然人已经成为奥其斯的股东,此“黄耀华”通过持股平台高安共利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间接持有奥其斯0.8%的股份,但相关身份信息无法查证是否为同一个人。此外,公司第二大客户义乌市爱普特照明电器有限公司的大股东黄云龙,同名自然人也通过高安共利持有奥其斯的原始股。

  结合上述身份重合和87亿订单的情形来看,当中是否存再利益输送和控制情形可谓疑点重重。另有分析人士分析称,一家挂牌不到两个月的新三板公司向市场送出如此大礼,不排除另有资本布局的安排。

  财务告急,深陷债务泥潭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奥其斯的新三板明星光环已逐渐褪去。

  近几个月以来,奥其斯集中披露多则诉讼公告,涉诉金额高达3亿元。公司被纳入失信人名单,14个银行账户及实控人罗嗣国3500万股股份被司法冻结。

  7月20日,公司因拖欠厦门振塑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货款222.83万元及厦门市三安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119.79万元,未履行义务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7月23日,因公司目前诉讼案件较多,公司1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合计人民币 257.89万元、47.28万美元;

  8月29日,公司起诉江西省龙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耀投资”),要求对方偿还2017年4月出借,合同约定期限不到三个月的资金9500万元及利息,诉讼已受理;

  9月26日,公司拖欠江西高安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2亿元借款,遭起诉;

  9月26日,公司拖欠国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租赁金额1.29亿元,遭起诉;

  9月26日,公司实控人罗嗣国持有公司3500万股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8.32%。

  上述公告中,有一条奥其斯起诉江西省龙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诉讼引起犀牛君的注意。公告显示,2017年4月公司刚获得高安市奥其斯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6亿元借款,却转手将当中的9500万元转手借给了龙耀投资,期限三个月。

  据了解,这笔超过奥其斯净资产10%的对外借款,公司没有经过任何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决议就借出去了。直到四个月后,奥其斯才以董事会决议追认的方式,同意该笔款项借出。

  在最需要资金的时候,奥其斯却对外大笔借出资金,并且在逾期一年之后才向法院起诉追讨这笔“救命钱”,如此行为实在令人不解。

  犀牛君注意到,截止到2018年6月底,奥其斯经营现金流净流出5173.8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逾13倍。与此同时,公司账面资金也仅有697万元,较上年同期的2.14亿相差甚远。

  另外,综合天眼查和中国法院裁判文书网信息,龙耀投资的前实际控制人在奥其斯借款之前早已出现信用危机,并实现“金蝉脱壳”。

  如今,罗嗣国陷入行贿被调查的风波,奥其斯的经营情况和财务往来或将被仔细核查,资产转移也好,利益输送也罢,当中的疑点也将被一一解开。

  据奥其斯10月12日公告称,实控人罗嗣国已完成协助调查,高安市监察委员会已依法解除对罗嗣国的留置,目前公司生产经营运作正常。

  晚间上市公司重大利好公告一览

  19日潜力排行榜居前的板块(附股)

  沪深两市多头主力控盘力度最大的50只股

  五大券商下周看好6板块16股

  注意!机构看中这些股 近五日大笔净买入(名

  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